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hatxq123的博客

 
 
 

日志

 
 

【原创】现代诗十八首  

2018-07-16 20:01:23|  分类: 现代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岁末年尾

走着走着
一阵风钻进怀里
他打了一个寒颤
牙齿咬得咯咯作响
他觉得再暖的冬天
也会有几分寒冷
再长的黑夜
也会有黎明到来
今天,能有人在门口开发
能在自家门口挣钱
这是做梦也没有想到的

过年了
一些年货
一些压岁钱
一些赌钱本
都有了着落
想着想着
心里暖暖的
不觉加快了脚步

父亲走了
1
父亲走了
却找不到半点诗句
从发根到发梢
从肌肤到骨髓
从心脏到每一根神经
2
生命竞是那么的奇特
原本痴呆的父亲竟然清醒了许多
又突然于11月28日
进入了生命的倒计时
并只能以分和秒计算
17点27分
父亲含泪咽下了最后
一口气
3
我真想大哭一场
痛痛快快地哭
淋漓尽致地哭
把所有的泪哭干
把所有的痛哭尽
然而
那一刻
我却不能
只能在心中流淌
4
父亲走了
一段缘没了
一段情却成了
难以忘怀的思念

丙申年11月28日(农历十月廿九),父亲病故于家中,享年八十二岁。

1
把日子写在脸上
把沧桑刻进脑海
把年龄揣进怀里
走了
他长长地叹了
一口气
2
这是一张去南方的火车票
老板说管吃管住每月两千
他犹豫了很久 、 很久
出门难
在家更难
3
他带着很多常用的药
硝苯地平、阿司匹林
感冒通、等等
害怕得病
东庄的老王头得了癌症
没人服侍、前段时间自杀了
4
一声长鸣
侯车的顾客们纷纷进站了
他拖着沉重的脚步
点点露珠
湿润了脚下的土地

雨季
1
这个雨季还有多少天
他不知道
于是,拿出了手机
查一查,却查不到尽头
他呆呆地望着窗外
雨,还在淅淅沥沥
他没有作声
如果叹气
这一声叹出
可能要比这个雨季
还长
2
老板说现在的事少了
有门路的可以外去找一找
生活了几十年
熟人也算不少
张三,李四,王五
他都打了电话
可回答的不是效益不好
就是已回家
3
似乎从没有过的失落
他的觉已经好多天睡不好了
母亲的病
儿子结婚时欠下的债
幸好儿媳没要到城里买房子
否则,他更是无能为力
4
生活还得继续
他努力地寻找着
每一个赚钱的目标
生活中的大小支出
他都有明细记录
下雨了,无事可做
便常翻着本子
算着日子

那一刻,我的泪在心中流淌

当您的头发染成了白霜
当您的脚步蹒跚面色无光
当您的生活不能自理躺在了床上
那一刻,我的泪一直在心中流淌

每一个白天您都成了我心中的念想
每一个夜晚我都要有无数次的张望
当您从床上摔到了地上
那一刻,我的泪又在心中流淌

当您把那干巴巴的手伸给了我
就像当年我年幼时把小手伸给的您
当您把目光眼巴巴地投向了我
就像当年我年幼时把目光投向的您

幼时我给您的每一个动作大多是顽皮和撒娇
可现在您给我的每一个动作都带着祈求
难道这就是抚养我长大成人的父亲吗
无法想象,岁月却让我如此的感伤
那一刻,我的泪只能在心中流淌

。。。。。

陪着父亲度日子  
         1
您把黑夜喊醒
我从梦中走来
看着您的神情
我却一次次茫然
          2
有时,您烦的很厉害,我就想哭     
有时,又因为有您的存在而骄傲
过去的岁月
您是我们兄弟姐妹的依靠
如今,母亲走了
您却是我们心中唯一的目标
           3
您的嘴总是张得很小很小
您的吞咽也总是很慢很慢
我用很小的饭勺
在您的唇边摆动
吃吧,吃吧
欠您的我们终究要还
可您给我们的是一座山啊
今天我只能用这样的小勺子
一口一口
慢慢偿还

 注: 82岁的父亲多年前患了脑梗,现已严重痴呆,丧失了生活能力。白天黑夜经常呼喊,
                        吃喝拉撒也只能在床上进行。

这场雨终于来了

这场雨终于来了
从昨天到今天
天气预报是暴雨

近三个月了
近三个月了
期待已久的这场雨
终于来了

喉咙的烟火终于降了下去
裂开的田地也闭上了嘴
只是这场雨是中秋开始的
中秋的月亮
再也无法吃到
今年的月饼

雨滴纷纷落下
落叶随风而去
大地的尘埃一洗而净
我在门前尽情地享受着
这场雨的清新

郭子

郭子的坟是空的
那一年他出国打工
那一年后的那一年
因为工地上的意外事故
他的那条贱命
五尺身躯
就留在了异国他乡
家里办理了没有死人的葬礼
一副空棺木
三米小粮田

郭子的死是英年早逝
三十刚出头啊
留下了孤儿寡母
还有六十出头的父母

门前的河

家的门前是一条河
它比我年长
也比我沧桑

小时候
它是我们的饮水之源
也是我们的娱乐广场
冬天,我们在冰冻上玩耍
夏日,我们在河水中放荡
春暖花开
清澈的河水鱼翔浅底

长大后
地下水成了我们的饮用水
门前的河啊
逐渐地遭到了废弃
死猫死狗死猪
还有各种说不上名字的飘浮物
在河面上荡漾
由于水的肮脏
我们谁都不愿到
河边张望

如今
高效的除草剂
击毙了最后的草荒
门前的河啊
终于又回到了清凉

我常常在河边徜徉
用目光眺望着它的远方
可看啊看啊
门前的河
就象一条生命之河
源远流长

再写父亲

正象医生说的那样
父亲的大脑一天不如一天了
一天深夜,他突然起床大声地呼喊:
“学前学前,不早了,
能弄晚饭了”
我揉一揉模糊的双眼:
“爸,你饿了吗”
“不饿,我吃过了”

因为脑梗
父亲常常不分昼夜
胡乱地指挥,喊这喊那
因为青光眼
双目几近失明

是父亲,有时又象是“土匪”
一次,他连续“偷吃”了四袋牛
此后,拉了满裤子的稀便
看不见的双眼
白天黑夜却总要开着灯

天热了
打开空调制冷直到
浑身裹紧了被子
天冷了
制热到要把被子

洗澡的时候倒是很听话
无力的肢体慢慢的被移动
我轻轻地给他洗身体上
每一个部位

望着父亲枯老的身躯
望着父亲痴呆的神情
我只能常常
掩面而泣

彷徨

往年
已经开始了秋天的农忙
今年
我们却还在闲逛
属于我的那块地
我常常还是留念的张望

被卖的地
被租的地
疯长的野草
建建停停的厂房
已经超出了
我们的想象

打破旧的产业结构
便是改革开放
种地的农民
如今也要掏钱去买
自己吃饭的口粮

生活的路口
我们开始了彷徨
居住几十年的家乡
如今却不知道
是城市
还是村庄

老张的烦恼

电话费花去了不少
打工的去处却没有找到
几合卷烟消除不了心中的烦恼
几圈麻将也并非逍遥

老板的撤退
缘于高楼大厦的萧条
员工的希望
又一次变得虚无缥缈

本没有鼓满的钱包
现在越用越少
养儿防老
简直是在说笑
看如今
有几个
不在啃老

老张找了几个小厂
都说超过四十五的不要
你的年龄就是高
老张好几夜没有睡好觉
五十来岁没钱挣
以后拿什么来养老

烦闷的时候
老张来到了村头的小桥
潺潺的河水还在欢笑
他的香烟一根接着一根
浓浓的烟雾
在他的眉宇间缭绕
(诗人那
千万不要说他是在
构思什么诗稿)

断章

一些文字已沉入了谷底
一些诗句已找不到韵律
浓浓的雾
黑黑的天

阴阳失去了平衡
脚手架在不停地高升
看不见的风景
那是一种无言的疼

等你,在雨中

一场雨
打乱了往日的时间表
下班的路上
你是否在冒雨前行
我的爱人

一把伞
挡住了头上的天
门前的路边
我默默地把你等待
任风吹
任雨打

说不出个中滋味
道不尽满腹愁肠
无人接听的手机不敢再打
心,一直在呯呯乱跳

父亲老了

病魔憔悴了您的面容
岁月苍老了您的心房
老态龙钟已成了您今天的模样
看着您、我的心中
总有一些说不出的心酸和忧伤
早晨的第一眼目光
我总要打开您的门
看一看您是否安康
然后,我才能对其他的事想一想

妈妈走了
您变得孤单寂寞
儿女的照顾
无微不至
根本说不上
各人为了自己的生活
还要西
我也想寸步不离的陪您一场
无奈
这只能是一些空想
柴米油盐、医疗
哪一样不要去奔忙

夜深人静的时候
我常常会想
父亲啊父亲
今日的您
明日的我
真不知道
以后啊
我又会是怎样

失眠

真想好好的睡一觉
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好
打开电视
又怕熟睡的妻子嫌吵

真想好好的睡一觉
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好
呆呆地望着窗外
月光把夜色笼罩

真想好好的睡一觉
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好
写首小诗用用脑
美词佳句总也找不到

真想好好的睡一觉
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好
头疼头昏
慢慢长夜实在难熬

离乡的人

几分忧伤
几分惆怅
几分无奈
几分希望
年迈的父亲
你可要安康
同床的妻子
你不要将眼泪流淌
望一望古老的村庄
不知何时才能回到你的身旁

蓦然回首

      一

曾经的曾经

已成过往

风和雨的洗礼留下了

百孔千疮

过去的事

过去的情

总是令人难以遗忘

       二  

花儿的绽放

离不开太阳

再长的黑夜

也有黎明和曙光

岁月的长河流不尽

寒暑炎凉

人间的情谊

有短也有长

       三

河东十年

河西十年

蓦然回首

几多惆怅


  评论这张
 
阅读(6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