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hatxq123的博客

 
 
 

日志

 
 

【原创】现代诗十九首  

2018-07-16 18:49:47|  分类: 现代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河

流淌百年的小河

是谁把它变成了屎水沟

曾经的饮水之源

是谁让它垃圾横流

小镇的开发

牺牲了谁的利益

排涝灌溉的堆堤上

竟也变成了开发商捞钱的场所

 

最难忘童年的记忆

清澈的河水鱼翔浅底

和熙的阳光下

小伙伴们唱着一首首难忘的歌

小河边

和小蝌蚪们玩着捉迷藏的游戏

累了   坐一坐

渴了   喝一口清澈的河水

。。。。。。

 

低碳生活的倡导

小河之上又有了新的模样

船儿漂在水面上

人儿站在船上把肮脏打捞

亡羊补牢的又一部杰作

鱼儿还能来吗

小蝌蚪还会有吗


纳闷

 

六月的天空飘起了鹅毛大雪

山下的石头滚到了山上来

阳光下灯火通明

漆黑的夜晚看不到一丝光线

 

“公仆”们的位置争着去抢

“主人”遭受着奴役

黑白总很分明

是与非常常被混淆不清

 

拿不到工资的农民工看着老板无奈

六十块钱的养老金也是幸福

幸福究竟是什么

自由之门在哪里敞开

上访途中遭到了不测

执法者的权力总是最高无比

 

贪污了

腐败了

谁有这样的权利

 

纳闷中

寻找着希望的星星


市场经济

 

总想超凡脱俗

却怎么也改变不了

自己卑贱的细胞

看到豪宅

总是向往

看到豪车

亦很颂扬

 

老板包着“二奶”

领导养着“情人”

老夫少妻已成了有钱人的时尚

取妻海选不惜重金打场

一场婚礼要过千万

一顿宴请要花农民工几年的血汗

 

大学生校花要求包养

八级工的师傅挣钱不如一个小姑娘

笑贫不笑娼

如今

又开始了生长

 

退休的老总养老还养小

大把的退休金不知如何才能花掉

游山玩水实在逍遥

八旬老翁为了生存

还要挣可怜巴巴的钞票  

 

小小的我出生在穷乡僻壤

那见过这么大的面场

酒吧歌厅从末报过到

一亩三分地便是我的战场

外面的世界看得我心慌

 富裕的生活亦成了我奋斗的方向



冬来了
越来越瘦的河流
早已失去了
春夏秋的光彩
光秃秃的树枝在风中摇曳着
上气不接下气地呻吟
可怜的梅花在寒风中
孤独的等待着

一场雪的到来

 

雪花

看着你纷纷落下

不经意间

我伸双手把你来捧

你却变成了泪花

你怎么啦

你是那么的洁白

你是那么的无暇

大千世界

难道没有你的家


冬日印象

 

水,浓缩成冰

人,躱进筒子里

 

鸟儿独立在电缆线上

嘁嘁喳喳叫个不停

 

不懂事的孩童

变成了雪人

 

梅花飘香处

诗人

寻找着赞赏的佳句


日子

 

带着一身的尘埃

拖着疲惫的身躯

下班了

日复一日

年复一年

时光的流逝

没有了年少的轻狂

岁月的增长

肩负起家庭的重量

 

母亲说

你是家里的栋梁和希望

父亲说

再苦也要走正道

不要胡思乱想

妻子说

孩子大了

我们要共同努力

家庭才会幸福久长

 

日子一天天增长

柴米油盐消耗着他的时光

他深深感受到

肩膀上的重量

不知不觉中

已没有了自我

如同机器

不停的奔忙

儿子问

爸爸

你年轻时的理想是什么

他笑了

理想早已随青春

远航


昨夜暴风雨

 

多少次的期盼

多少次的希望

你来了

你终于来了

来的是如此猛烈

从昨晚

到今朝

你一直倾盆而下

 

你下吧

河床浓缩了

需要你来充值

万物生长

需要你来滋润

大地的尘埃

需要你来清洗

 

你下吧

不要有太多的怨气

你下吧

不要超出人们的希望

你下吧

冲洗掉一切尘埃肮脏

 

但愿 

暴风雨过后

是一个美好

崭新的模样


父亲

 

母亲走了

父亲苍老了许多

一贯很精神的他

走路开始了蹒跚

变得胆小

变得害怕

晚上的灯

总是亮了

很久很久

 

母亲走了

父亲瘦了许多

原来一百三四的体重

现在只剩下了一百二

父亲病了

我把他带到医院

磁共振显示

父亲患了脑梗

于是住进了医院

 

母亲走了

父亲孤单了许多

一向多话的他

变得沉默寡言

我不知道

如何才能使他

幸福快乐

更不知道

年近八旬的父亲

还能再活多久


妈妈,儿子真的好想您

 

妈妈

您走了

儿子真的好想您

在您生命的最后时刻

儿子却没能和您

说上一句话

五十年的母爱

五十年的牵挂

如今

您却撒手人寰

把一切丢下

。。。。。。

 

妈妈

您走了

儿子真的好想您

人常说

有妈的孩子是个宝

没妈的孩子是个草

虽然

我已有自己的子孙

可我从末摆脱

对您的依恋

 

妈妈

您走了

儿子真的好想您

您知道

儿子从不信鬼神

可现在

我是多么希望

鬼神的出现

纵使您成了鬼

我也愿和您

再续母子情缘

。。。。。。

 

我的母亲于2012年3月16日(农历二月二十四)下午1时50分

心脏病突发身故,享年75岁。


妈妈,我们拿什么报答您

 

妈妈

走吧

我们去医院

您的脸肿了

您全身肿了

儿子怎能看着您

忍受疾病的痛苦

 

妈妈

走吧

我们去医院

我知道

您不肯去

是怕我们

承受不了经济上的负担

妈妈

 您不要有这样的顾虑

没有您

哪有我们

 

妈妈

走吧

我们去医院

不要再说

人财两空的话

您生了我们

养了我们

为我们辛苦

为我们操劳

现在

您老了

您病了

难道就让我们

这样看着您

。。。。。。

 

妈妈

走吧

我们去医院

求求您

听我们的话

虽然您得的是不治之症

可现在除了去医院

我们还能怎么样

。。。。。。

 

我的母亲得的是非常严重的心脏病,

生命的最后时刻,她拒绝治疗

2012年3月14日手稿


周恩来纪念堂114同题

     不朽

 眼泪

干了

忧伤

没有了

您的一生

是我们的骄傲

 

南昌起义的风暴

长证途中的辛劳

新中国的缔造

万隆精神的留传

一件件

一幕幕

又浮现在

我们的眼前

 

您勤勤恳恳

鞠躬尽瘁

在祖国的困难时刻

您与人民同甘共苦

生命的最后时刻

还为祖国操劳

就连骨灰也撒遍了

祖国的江河大地

亘古洪荒

有谁能与堪比

 

三十几个春秋

有多少人

为您吟唱

人民

千遍万遍地呼唤

周总理

您在哪里

您在哪里

 

周总理

虽然

您离开了我们

但是

人民

不会忘记

您的英名

将永远铭记在

人民心中


雨夜

 

雨夜

我睡不着

听潺潺的雨声

听尖尖的风吼

 

雨夜

我睡不着

雨不停地下

风不停地吼

 

雨夜

我睡不着

风啊

怎能刮去大地尘埃

雨啊

怎能洗去人间的肮脏


那一刻

 

那一刻

你依偎在我身旁

你说

好幸福

我们的身体

越靠越紧

 

那一刻

我抚摸着你

你说

好温暖

我们的心

越贴越近

 

那一刻

我们有说不完的话

那一刻

我们有道不完的情

那一刻

我们是天生的一对

那一刻

我们是地造的一双

那一刻

我们组成了一个幸福的家

 

现如今哟

那一刻是做不完的家务

那一刻是柴米油盐

那一刻是争争吵吵

那一刻成了美好的回忆


 

那次相遇

你说

这是你

常走的一条路

于是

我常常在这条路旁

默默地

把你等候

 

无数次的希望

无数次的失望

打碎了

无数次的梦想

 

此刻

我又一次

等候在

这条路旁

人流中

我默默地

把你寻找

你可知道

我的心啊

忍受着

怎样的煎熬


网恋

 

你在哪头

我在这头

想你的时候

只要鼠标轻轻的一叩

 

你在哪头

我在这头

知心的话儿

总也说不够

 

你在哪头

我在这头

今生今世

也许永不会碰头

 


你在哪头

我在这头

爱的思念

却总在心头


他和她

 

也曾有海誓山盟

也曾要地老天荒

如今却早已发霉变黄

他走了

带着一腔的愤恨 

他走了

带着满腹的惆怅

 

生活上的距离

带来了情感上的空旷

欲望的火焰

移转了爱的方向 

合法的婚姻

束缚着他们的主张

 

同床异梦

同梦异床

心与心的距离

谁能予以丈量


无题

 

二月

春风息息

悄悄的

她走了

没能说一声再见

 

五月

我用火一般的热情

默默的

把她期待

希望的种子里

有我相思的泪滴

 

八月

秋雨绵绵

是我扯不断的思念

岁月匆匆呀

请留下我的昨天


无名草

 

风的鞭打

霜的摧残

我死了

不死的根还在忍受着

 冬的煎熬

 

 

我死了

不死的根是我

生命的延续

我渴望

我渴望春天的来到

 

 

终于春天来了

土壤里

我吮吸着春的气息

我挣扎着呼号着

我要发芽我要生长

 

 

芽是新的希望

春光明媚中

我又开始了生长

忽然咚咚的脚步声迎面而来

一群护花使者提着水带着肥

我也多么需要滋润和营养

然而使者们却匆匆而过

还踩着我的肩膀

想和花儿争宠吗

希望是多么的渺茫

 

 

我是草没有花的芳香

我是草没有松的坚强

我们根连着根

臂连着臂

同是一道大自然的风光


  评论这张
 
阅读(5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